部落冲突安卓最新版:如何判斷象征性商標使用行為?

   信息來源:        
【字體: 】    瀏覽:-次   版權與免責聲明

部落冲突七本最强布阵 www.osnjt.icu   因認為上海網格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網格公司)于2013年6月28日至2016年6月27日期間(下稱指定期間),連續三年沒有對其第10085175號“LAPONITE RD”商標(下稱訴爭商標)進行真實、有效的商業使用,內蒙古自然人戴某對訴爭商標提出了撤銷申請,雙方由此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紛爭。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為在案證據不能證明使用訴爭商標的商品已實際進入市場流通領域,孤立的銷售行為應被認定為象征性使用,即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網格公司在指定期間內將訴爭商標在核定商品上進行了真實、合法、有效的商業使用。 

  據了解,訴爭商標由網格公司于2011年10月19日提出注冊申請,2012年12月14日被核準注冊使用在苯乙烯樹脂漆、防臭涂料、防腐劑、陶瓷涂料、油漆等第2類商品上。2016年6月28日,戴某針對訴爭商標提出撤銷申請,主張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內連續三年沒有使用,訴爭商標應當予以撤銷。 

  商標評審程序中,網格公司提交了營業執照、產品資料制作合同及圖紙樣稿及相關發票、網格公司與上海攀登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攀登公司)簽訂的購銷合同及發票(其中 發票顯示有訴爭商標,開票日期為2015年9月8日)、快遞單、產品資料冊等證據。戴某提交了攀登公司信用信息查詢頁,顯示網格公司法定代表人許某敏系攀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東,同時擔任攀登公司的總經理及執行董事職務。 

  經審查,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認為,在案證據足以形成完整的證據鏈以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內在保溫防霉抗藻漆商品上進行了真實、有效的商業使用,而保溫防霉抗藻漆是油漆的一種,故訴爭商標在油漆及與之類似的苯乙烯樹脂漆、防臭涂料、陶瓷涂料等其他核定商品(下稱復審商品)上應當予以維持注冊。但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在防腐劑商品上進行了真實、有效的商業使用。據此,原商評委決定對訴爭商標在防腐劑商品上的注冊予以撤銷,在復審商品上的注冊予以維持。 

  戴某不服原商評委所作決定,隨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一審訴訟中,網格公司補充提交了產品資料冊及制作合同以及開票日期為2017年5月11日的發票一張。戴某提交了關于訴爭商標核定使用商品介紹的網頁截圖、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及危險化學品目錄實施指南、網格公司的生產經營資質查詢、發票信息查詢結果、網格公司的信用信息查詢頁(其中顯示許某敏系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東,同時擔任執行董事職務)等證據。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網格公司提交的購銷合同及發票具有對應關系,且明確顯示了訴爭商標,可以證明網格公司于指定期間內在保溫防霉抗藻漆商品上實際使用了訴爭商標,故訴爭商標在油漆商品上的注冊應當予以維持。同時,油漆與復審商品同屬一個類似群組,屬于相同或類似商品,故訴爭商標在復審商品上的注冊亦應當予以維持。據此,法院于今年1月23日作出駁回戴某訴訟請求的一審判決。 

  戴某不服一審判決,繼而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網格公司提交的其在指定期間內的銷售證據僅為一份與攀登公司簽訂的購銷合同及發票??悸塹叫砟趁敉蔽窆炯芭實槍鏡姆ǘù砣思骯啥⒌H沃蔥卸輪拔裾庖灰蛩?,在缺乏其他有效銷售證據佐證的情況下,僅憑產品資料冊及制作合同、發票等證據,不能證明使用訴爭商標的商品已實際進入市場流通領域,前述孤立的銷售行為應被認定為象征性使用。因此,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網格公司在指定期間內將訴爭商標在核定商品上進行了真實、合法、有效的商業使用。綜上,法院撤銷一審判決及原商評委所作決定,并判令國家知識產權局(根據中央機構改革部署,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的相關職責由國家知識產權局行使)重新作出決定。(王國浩)

  行家點評 

  趙虎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根據我國商標法規定,商標的使用應是在被核定的商品或服務上的使用,在其他商品或服務上的使用不能用以維持訴爭商標的注冊。判斷所涉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使用,應結合在案證據綜合考量使用者在主觀上是否具有真實使用商標的意圖,以及所涉行為在客觀上是否能使相關公眾在商標與其所標識的商品或服務之間建立聯系。僅以維持商標注冊效力為目的的象征性使用,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真實、有效的使用行為。 

  從我國目前的司法實踐來看,判斷商標使用是否屬于象征性使用一般考慮兩個因素:第一,商品或者服務銷售的數量;第二,商品或者服務的提供方和購買方之間是否有特殊關系。如果銷售數量較少,提供方與購買方之間又有特殊關系,則認定象征性使用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該案中,網格公司提供的使用證據非常少,而且涉案購銷合同簽訂方的法定代表人為同一人,難以認定訴爭商標已經進入市場并在相關公眾產生了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屬于象征性使用。

條信息 每頁顯示 條 分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第跳轉

掃碼關注中國打擊侵權假冒工作網
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